記者走近樂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技術大隊
  大山深處一間平房內,村民張金堂一家四口被髮現慘死屋中多日。推開房門,一具屍體橫躺在客廳,一具伏在右側房間的床頭,兩者均高度腐爛。另兩具屍體則倒在左側房間,奇怪的是,這兩人腐敗不明顯。客廳桌上放著一個湯碗,碗中還殘留些許液體……這是發生在樂山市峨邊縣平等鄉的一起滅門慘案。
  案子已破多日,法醫周祥還清晰記得那場景。“法醫的職責就是讓死人‘說’出真相,找出死者在生命最後時刻留下的關鍵證據。”9月5日,記者走近全省十佳刑警、樂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技術大隊大隊長周祥,揭秘這位“驗屍高手”如何破譯死亡密碼,讓死者“指出”真凶。
  □本報記者 杜蕾
  剖腐屍是常態
  忍5小時惡臭發現破案“孤立血”
  身穿白大褂、白凈的臉上架著金絲邊眼鏡,初見周祥,斯斯文文的樣子很難讓人猜出他的職業是法醫。“我這雙手解剖過5000多具屍體。”剛與記者握完手,他就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,狡黠一笑。
  周祥是華西醫科大學法醫專業第一屆畢業生,從事法醫23年,他通過刑事技術破獲重特大疑難案件250餘起。
  命案發生後,法醫必須是最早趕至現場的人員之一,對屍身、現場進行勘驗,包括屍體在現場的位置、頭腳朝向何方,屍僵、屍斑如何,周圍血跡分佈的位置,都是法醫要去查驗的。“剖腐屍很正常。”周祥說,法醫必須要膽大心細,不然乾不下來。
  張金堂家滅門慘案中,四人差距明顯的腐敗程度,引起了周祥的懷疑,“說明死因不一致。”
  經過解剖,周祥發現,張金堂夫婦是中毒而死,因此腐敗較慢。死在客廳的兒子,耳後、胯骨都有刀刺跡象,疑似被凶器砍死,血很快招來蒼蠅,所以腐爛最快。而躺在另一間的小孫女,則是窒息死亡。
  一個現場,三種死亡方式。周祥大膽作出假設:凶手應是在騙張氏夫婦喝下毒湯後,撞上正巧回家的兒子,兩人激鬥後,其子和躲在房間的孫女被殺死。“如果兩人發生過搏鬥,現場可能會留下凶手的血跡。”已站在房間5個多小時,身邊同事早已抵不住外出嘔吐,周祥繼續勘驗,終在米缸中發現幾滴血跡,“在現場,‘孤立血’是很讓人興奮的。”經化驗,血跡果然另屬他人,最終警方憑此查出了凶手。
  不留任何疏漏
  由掌紋識破“完美”自殺現場
  “法醫手下人命關天,案件如何定性,取決於法醫的鑒定結果,容不得絲毫大意。”周祥說,法醫的一個疏忽,隨時可能放走一名犯罪嫌疑人。
  兩年多前,樂山某鎮一名男性中毒身亡,其妻報案。當地一名法醫勘查,在死者身旁發現一個農藥瓶,檢驗嘔吐物和口腔殘餘,發現與瓶內殘留農藥一致,因此判定為自殺。即將蓋棺定論的檢驗報告,在周祥手中被攔下。
  周祥發現,報告中指出致死農藥是水胺硫磷,全部存在於死者口腔、氣管中。“一般來說,服毒死亡,毒藥應通過食管流入胃中、進入肝臟,而非進入氣管內。”當地法醫告訴周祥,死者家屬不同意解剖屍體,而證據已較齊備,因此才判定自殺。對方同時指出,現場留有的農藥瓶有死者完整的掌印。“太完美的證據必有可疑。”周祥拿起身邊的一個礦泉水瓶向記者演示,拿瓶子喝水,用整個手掌握住它,是非常彆扭的,一般正常姿勢都是用手指握住,留下指尖紋。鑒於此,周祥堅持讓當地法醫申請解剖屍體,果然,在死者胃、肝臟里檢驗出“毒鼠強”,而非“水胺硫磷”。最終,案件被定性為毒鼠強投毒致死後被灌入水胺硫磷,而犯罪嫌疑人正是死者妻子。
  留心處處皆學問,只要解剖的命案屍體,一知道案子已破,周祥都會打電話給主辦偵查人員,瞭解作案人員交代的過程,去印證與自己最初的分析判斷是否一致。“這樣總結、分析,才會迅速進步提高。”
  (原標題:看法醫如何讓死者“指出”凶手)
創作者介紹

Subaru

ckmglgmiuw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